yizhishoulijian

是一支宇智波出产的手里剑。

把我的人格们放出来!自以为是的把我的人格们的人设放出来了!莫名其妙有一种爸爸妈妈儿子的感觉哈哈哈!

【P1一家三口xP2、3、4放大版】

总之不明觉厉的就画出来了、放上来给你们看看!【骄傲的】虽然我不是三重人格但是能够感觉到他们存在于我的身体里!然后!最后就是!我超爱他们!!【比个超大的心】

【哈哈哈没错没错这就是我真实的画风QAQ是不是和想象的不太一样?跟你们说其实我画图的时候总会想着把它们放上来,然后就会画的特别刻板、特别不像我、、但是这回!我就是想画然后就画了所以是本来的画风啦!】

【给自己比心!】

神乐神乐神乐小天使!!!笑容简直太治愈了!超超超超超可爱!!

【P1图P2线稿】

哎呦我不行了,看完博人传最新两集被神乐他迷住了QAQ,是个超温柔的人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喜欢!!声线超好听!!而且那么可爱!!你再多笑笑!再多笑笑好不好啊QAQ!你可爱死了!!真的可爱死了QAQ!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不过好像还真是这样、、

主鳞:

怎么就这么感同身受呢...

Sherlock:

停电了,不多说了。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天琴】(二)

大天狗x妖琴师
OOC是我的
总之接上段



大天狗重伤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寮,听说是妖琴师伤的,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啊啊就是他啊。】
之类的这样的感觉。
他们看起来都已经熟悉了妖琴师的手法,却都不由自主的疏离了妖琴师几分。
于是妖琴师也算是悠闲地在自己屋子里度过了几天。

三天后,晴明回来了。
他来到了妖琴师的屋里。
“琴师真是努力啊,辛苦你了。”晴明抿了抿茶,“茶艺又精进了啊。”
“是,晴明大人。”妖琴师给还在熟睡的大天狗盖好被子。
“如果可以的话,能为我弹奏一曲吗?”晴明放下茶盅,眼底透着笑意,这回听到寮里发生的这件大事,他的心脏也紧缩了几下。但是比起其他的式神,他更想听妖琴师自己说。
妖琴师将琴抱过来,和晴明一起走到院中。
“既然晴明大人这么说了的话。”
琴音如潺潺流水,静静的诉说着一切。
晴明能从中听到妖琴师的情绪。坦然、无悔、赞赏、认可,还有隐约透出来的对晴明的思念。
一曲终了。
妖琴师把双手放在琴弦上,将它细小的颤动按平。
他望着晴明沉思的侧脸,只觉得无论晴明怎么处理他都无悔了。
他也知道大天狗是很重要的大妖怪,他一接手就重伤了他,晴明不信任他将大天狗接走也是应该的。
妖琴师垂了垂眼帘。里面的神色谁也看不清。
“琴师,大天狗还是交给你。”
妖琴师睁眼看着晴明。
晴明在他眼中看到了惊讶,却依旧笑着,如春风拂过。
他一展扇子,掩去了嘴边的笑意:“因为我想不出谁比你更有经验教导人了。”晴明顿了顿:“拜托啦,”
“别让我失望。”
怎么会呢,晴明大人。
妖琴师勾起嘴角,眼含苦涩。
我怎么可能让您失望。
他知道这正是晴明强硬的地方,他让自己可以进行这样的教导,但是如果出不来成就的话,或许就会放弃自己了吧。毕竟晴明大人还有山兔。
妖琴师笑了。
是我求着您啊,晴明大人。

大天狗幽幽转醒,第一眼就看到了身边脸色暗淡的妖琴师。
他想走过去问问他怎么了。
但又突然想起是谁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的。
就没过去。
只是静静的看着那边发呆的妖琴师,不作声响。
那个人看起来不堪一击。
似乎心里也没有那么恨他。
于是他又起身走了过去,趴在他的膝盖上抬头望着他。
真是个漂亮的琴师。
妖琴师在大天狗趴到腿上时终于回神,他愣了愣的与他的目光对视了一会后恢复了他的本性。
“醒了?醒了就跟我去院子里修炼,听好了,你今天要学会怎么飞。”
“嗯。”大天狗扇扇翅膀把自己从妖琴师膝上拽起来,先行去到院子里。
妖琴师拿了四个招福达摩一个大吉达摩后也走到院子里。

小家伙正在努力扑扇着翅膀想要飞起来,可无奈翅膀无力,只能带着他飞起到半米高,然后就掉下来。接着他再扇翅膀再飞上去,再掉下来。
妖琴师看着好笑,把四个招福达摩盖子拧松,招呼道:“先来吃饭。”
大天狗边飞边走过来,吃掉了四个达摩。
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个子也长高了一点。
他扇扇翅膀,努力向上飞。
这次能飞到一米多了。
然后又掉下来。
妖琴师也懒得看他一直跳来跳去,走到树下开始自己的修炼。
差不多到了傍晚,太阳公公胖胖的身子都快要落下山头了,大天狗依旧只能往上蹦半米,然后扑棱着翅膀把自己带到一米几的空中。
不过比起早晨进步了的是。
到一米几的不是脑袋,而是脚踝了。
妖琴师停下自己的修炼,看大天狗扑棱了一会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到他身后。
那时大天狗刚好飞到一米多的地方。
妖琴师用手托着他的脚。
“借力飞。”
大天狗会意,借力一蹬,冲破气流飞到了更高的天空。
他的翅膀像是脱胎换骨般地抽长了许多,变得又大了些。
他四周飞了飞,觉得已经畅通无阻了。
【果然只要过了那个节点就会有质的飞升。】
他这样想着,看着下面抬头望着他的妖琴师。
【我刚刚是借了他的力吗。】
他扇扇翅膀。
【那么我能飞的更高。】
他不再平面循环,使劲向上,一飞冲天。
上方的气流显然更加错乱复杂,根本不是他这种幼年妖怪能来的地方。大天狗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努力的扇着翅膀,谨慎的让自己不掉下来。
他望着下面的那个白点。
【看吧,我能飞这么高。】
突然,上方的气流猛地加速,两股势力极大的气流错开相撞。大天狗的翅膀被它们冲的没有一丝力气,乱了套般的胡乱扑打着,羽毛乱飞。大天狗知道自己要摔下去了。
他努力平衡着翅膀,希望自己能摔得不那么惨烈。
他在下坠。
不经意的向下看了一眼,却发现那个一袭白衣的人对他伸出了双臂,展开了怀抱。
【你是在接着我吗?】
不行,如果直直掉下去的话,那么大的冲击力……
一瞬间他像是被雷劈中,翅膀又变得有力了起来,他努力平衡自己,开始不平稳的滑翔。
可是他的终点是那刻巨大的樱花树。
来不及了。
大天狗将双臂架在身前,狠狠闭上双眼,准备承受撞击。
“呃咳……”
他并没有撞倒坚硬的树杆,觉得纳闷时一双手托住了他。
大天狗睁开眼,看着眼前熟悉的白衣。
妖琴师。
他把自己接住了。
然后承受自己的冲击力撞到了树干上。
脸色呢?
还是那么平静。
嘴唇一张一合。
“量力而行。”
“下回会注意的。”大天狗从妖琴师怀里脱身,飞了出来,“我飞的很高,对不对?”
“还可以。”妖琴师从怀里掏出大吉达摩,“吃了吧,我带你去升星,你会飞的更高。”
大天狗用力拧开大吉达摩,将它吃了个干干净净。
于是妖琴师带他去了晴明那里。
大天狗升了三星。
院子里少了两只天邪鬼赤。
大天狗长高了。
现在的他是少年模样,可以上战场了。

战场上,他似乎明白了寮里众妖为什么会害怕妖琴师。
明明仅仅是轻抚怀中古琴,发出的却是气势如虹的音色,带着千只亡灵的嘶鸣,令同伴心神振奋,使敌人听之退步。那白色的长袍在劲风中颤抖,单薄的身子依旧挺得笔直,他金眸有着冷淡而凌厉的光,带着曾经血战沙场的气势,令人心惊。
但是大天狗却不怕他,反而欣赏他战斗的身姿,妖琴师的速度很快,这一次,他把机会给了天狗。
他看见了琴师那平淡的眸子,不自觉的使用了如今自己最大的能力的招数。
那个亲手将他送上万里高空,令他懂得何为善的人,不想让他失望。
“给你们看看支配暴风的力量!”
【羽刃暴风】
狂暴的飓风似乎要联通天地,乌云翻滚飞沙走石,强烈的风吹的对面妖怪人仰马翻,他们恶叫着,带着不甘消失了。
像是妖力被一下抽空,仅仅是维持暴风都觉得困难的大天狗步伐不稳,他羽毛抖了抖,站住身子。
身后可是那个妖琴师,不能让他看了自己的笑话。
“可恶,汝等小儿!”
八歧大蛇怒吼一声,八颗头颅张开大嘴,淬了毒的獠牙带着凶光。
“不要妄想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一阵剧烈的碾压,大地被震的龟裂,座敷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那是来自地狱的怒吼,飘散的亡灵似乎都变为实质,妖琴师的曲调早就不能奈他何,战场上的同伴只剩下三尾狐和大天狗。
那个孩子正睁着蔚蓝的眸子看着自己,无与伦比的希翼告诉琴师一定要把机会给自己。
妖琴师别过眼,将最后一次机会给了实力老练的三尾狐。
拥有雪白尾巴的狐狸娇笑着,脚下发力,红莲的怒火将要燃尽一切,她抱着必死的决心,挥动尖锐如利刃的尾巴,割断了八歧大蛇粗旷的身躯。
那本就重伤的庞大身体轰然倒下,绿色的幽火渐渐化作零星的碎末。
他们,胜了。
从巨蛇血盆大口中掏出来的御魂给了大天狗,带着还未洗清的鲜血放到了他还稚嫩的双手上。
他盯着妖琴师。
“最后的机会,为什么不给我。”
妖琴师瞥了他一眼,隐约带着轻视。
“为什么要给你?”
大天狗被噎了一下,面前的妖琴师风轻云淡的用手巾擦净染血的手,然后把手巾用妖力一震,化作粉末。
他似乎只在乎自己,一尘不染的外表下埋藏着一颗高傲的心。他从来不会在意同伴的生死,而是用着有用和没用来权衡一切。
【就像没有感情的冰冷机器。】
大天狗扭过头,不再和妖琴师说话。

【天琴】(一)

大天狗x妖琴师
OOC是我的
话说总算有勇气开文了啊QAQ
这文有一堆视角所以看着估计会很奇怪



我名为妖琴师,生前的名字已经记不得了,只因再度醒来之时手中妖琴而得名。
我是晴明大人的第一位式神,我承认他,与他生死与共。晴明大人也对我很好,是他把我悉心养大,他欣赏我的曲子,尊重我的人格,知音难求。
寮里辅助式神很多,攻击式神也在持续上升,可大人没有忘记我,每天都会与我谈天看云。
与他在一起,我可以将我的矜持、骄傲统统放下,只是仅仅留下对他的温柔。
我真的很幸福。
直到那个人降临。
他的名字是大天狗。
来自爱宕山的天界最强大妖。

“琴师,大天狗就交给你了。”晴明将手中的小东西放在地上,用扇子遮挡着笑意,“这孩子就像张白纸,过于天真,我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你最适合教育他,拜托你了、琴师。”
你总是这样、晴明大人,你总是这样令我不容拒绝。
“是,大人,那就交给我吧。夜已深,深秋露重天寒,请好好休息。”妖琴师一袭白色里衣却丝毫不觉得寒冷,反而关心晴明的身体。
“嗯,那我便回房了,有事可去唤我。”晴明收了扇子,在大天狗的小脑袋上揉了一把,“好好听琴师的话啊,不准胡闹知不知道?”
“唔……”大天狗迷迷糊糊的点点脑袋,不知是真的明白还是因为困意袭来抵御不了的睡嗑。
“呵,那我走了,晚安。”晴明开门走出,一阵冷风灌进温暖的屋内,妖琴师打了个寒战,向晴明道过晚安便也关上了门,开始处理屋内这个多出来的小家伙。
小家伙虽然是货真价实的大妖天狗一族,而且是爱宕山的主宰。但是现在他却看起来一点防御力都没有。
而且血量很低。
妖琴师内心补刀。
他蹲下来将大天狗抱起来,准备放上床去让他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自己的生活作息还轮不到一个刚入寮的小孩子来打断,就算是异常有潜力的大妖也不能。
大天狗使劲睁着千金重的眼皮,想要撑着打起一点精神。毕竟初到了别人屋肯定要跟先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
然后就被抱到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他挣扎着立起身子,可是脑袋怎么也竖不起来,全身舒服的很,暖暖和和的,意识像是被温水包围,令他不想醒来,可是天生的矜持又叫他拼命脱离温暖。于是他像挣扎不挣扎、像睡觉不睡觉的扭动起来。
对待这样倔强的孩子,妖琴师直接把他头按下去让他睡觉。他手上动作力度不减却不自觉的放轻了嗓音。
“睡觉去,大天狗。”
有魔力般的,大天狗不再抗拒那深沉的睡意,在妖琴师怀中攒成一团,默默睡去。
妖琴师把大天狗丢在床上,想了想还是给他盖了一层被子。
自己的床给别人睡了,自己就得睡到别的地方去。
所以明天还是给他做个床。
与别人有接触困难症的妖琴师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又找了床被子,给自己铺了个地铺,然后躺上去,把被子拉上来盖好,又抬头看看自己好好放着的琴,觉得安心,闭眼睡觉。


再睁眼时已是天亮,一阵琴声悠悠飘进大天狗耳朵里。他起身追寻,得一白衣人坐在树下按拨琴弦,细看来,是昨天照顾他的哥哥。
曲子平淡,像是叶片落入水面激起的小小涟漪,却透着一丝夕阳般的余温,既温暖,又不会刺伤他人,令人觉得很是舒服。可能是夕阳的缘故,又透着微微的寂寞,可骨子里的桀骜又在其中凸显。
一曲终了。
“你的琴声好好听啊。”大天狗走过去,两只小爪扒在妖琴师的白袖子上,“可以教我吗?”
妖琴师皱了皱眉,抱着琴起身,毫不留情的甩落袖子上的小爪子,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请自重,大天狗大人。晴明大人命我待你醒来便领你去修炼,念您是新来的式神,我会带您去,请随我来。”
妖琴师哥哥是位虽然嘴上用着尊称,态度却一点也不友好的妖怪呢。
大天狗跟在妖琴师后面,睁着浅蓝的大眼睛新奇的看着寮内四周。
寮很大,院子里铺的青石板,有些石桌石椅错落在院中,上面摆着茶壶茶具,看起来应该是供人喝茶谈天的,很有生活气息。
院中央,有一棵巨大的樱花树,因为是秋天所以并没有开花,但是那些强有力的枝干依旧能看出它开花时的胜景。樱花树下是一板石桌,下面有个垫子,看上去被用了好久但是还是很干净。
旁边,是告示牌,上面贴着每天的公告与一些稀奇古怪的涂鸦。似乎是写着莹草大力又把屋子戳了个洞之类的。
因为是清晨晨雾还没散去的缘故,大天狗觉得有些冷清,便问向着前面背对着自己的人影问道:“哥哥,寮里的人呢?”
“他们大都还没起吧,起了也是在赖床,秋天嘛,难免。还有、”面前背对着他的人扭过头来,似乎是厌恶的一字一顿说道,“不要叫我哥哥。”
“嗯?那我应该称呼你什么呢?”大天狗小心翼翼的问,生怕得罪了这个脾气不好的式神哥哥。
“叫我妖琴师就好。”妖琴师抱着自己的琴随意挑了几个音,面前的景色突然变化,如同水中望月扭曲不堪,然后渐渐拼接出新的景象。
是有着三个鲤鱼旗的古怪空间,它像是由许多伞构成的虚空,可是踩在上面还会有实感。
小(划掉)大天狗不由得感叹起召唤出自己的阴阳师晴明的能耐了。
妖琴师看他已经进来了,就催音将结界闭合,接着划破虚空从开口处拿出四个招福达摩出来。
“吃吧。”
“嗯?”大天狗有点懵,这四个圆滚滚红彤彤硬邦邦的家伙要怎么吃?用牙啃吗?可他牙还没长齐啊。
妖琴师不耐烦的拧开一个,又细心的往里放了根木勺,“在这吃。”
大天狗接过达摩粥,道了谢,一口一口专心的吃了起来。
这真的是威风凛凛的爱宕山大天狗吗?怎么看起来木木的,连莹草来的时候都比他强,起码人家能知道用暴力敲开达摩吃啊。
看来是真的要好好照顾才行。
妖琴师一边想着一边收集经验分发给众位式神。
“谢谢妖琴师大人,我今日终于可以出去和晴明大人一同战斗了。”座敷童子如是说道,他紧了紧裤腰,开心的晃了晃身后的几抹鬼火。
“好好干活别死了就好,”妖琴师把新的结界卡装好,随手丢了一堆东西在座敷童子手中,“这是晴明大人给你的被服,带上吧。”
座敷童子惊喜的捧着这一堆并不是多好的御魂,一个个小心的把它们放在应该放的地方,忽视了妖琴师古怪的语气。
“那我先走了,妖琴师大人。蝴蝶精、九命猫你们加油哦。”
结界里面的妖怪纷纷和座敷童子告别。
“你们往那边去点,晴明大人叫我给大天狗大人训练,谁要是想受伤大可不要命地冲过来,我不在意的。”妖琴师似乎是在调弦,看来真的是要训练了。蝴蝶精按住被妖琴师话语挑衅了点九命猫一点点向后退,企图把她拖进安全地带。
大天狗吃完最后一口粥,将吃完的达摩整齐的码好堆放在一起。站起来与席地而坐准备抚琴的妖琴师对视。
两双同样平淡的眼睛对在了一起。
两人默契地同时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训练开始。

“铮”又是一声琴响。
大天狗托着疲惫的身子再也躲避不得。被击中后摇摇欲坠,但还是努力的支撑着双臂,不让自己倒下。
“没用,这就是您的实力吗?”妖琴师看着眼前这个只会躲的传说大妖有些斥鼻,他一向看不起实力弱的妖怪,哪怕是最有潜力的也逃不过他的狂轰烂炸。
“呜……”大天狗抹掉嘴边的鲜血,吃痛的颠簸下了身子。
“妖琴师大人真是太狠了,对待这么小的妖怪就这么凶。”一旁观战的蝴蝶精有些看不下去了,“我们要不要去帮帮他?”
“行了吧你,”九命猫望着那边两人,一个风轻云淡默默弹琴,时不时冒出一条音刃。一个伤痕累累快要不行,却还是尽力躲避着。“我当初训练也是这样的,在妖琴师手下可讨不了什么好喵。而且你最好不要去,不然他恐怕连你一起揍。”
“……”蝴蝶精咬了咬嘴唇,拍起了手中铃鼓,“大天狗大人,虽然我的能力很小,但是希望可以治愈您的伤痕。”
突然身上冒出绿光,伤口滋滋做响,愈合了一部分。大天狗感觉好了点,可并不知道是哪位妖怪救了他,只能打算训练结束再好好道谢。
他的想法太天真了。
因为妖琴师也看见了他身上冒出的绿光。
冷冷的撇了一眼蝴蝶精把她吓的哆哆嗦嗦。然后讽刺一笑:“大天狗大人,这里可有您的后援呢,伤都好了一半,看来我要更努力了。”话音刚落,妖琴师手下的曲子突然转势直下,变得激烈万分,像是湍急的河流突然出现了断层,变为飞旋着的瀑布冲了下来。
而瀑布的尽头就是大天狗。
一片片薄而锋利的音刃在大天狗的躲避下准确的砍中他的大腿、小腿、胳膊,躯干,更是有一刃划破了他的脸颊。他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血压突然上升,眼神也从隐忍变成了愤恨。
【他这是真的要杀了我。】
他开始不再躲避,破罐子破摔的向音刃密集处冲去。妖琴师看他冲了过来,微微减弱了手下力度。
终于、大天狗被音刃一下挑断了腿筋,扑通一下跪在妖琴师面前,距离他的琴不过两米多。
他使劲撑着身子,可是肌肉已经承受不住他的剧烈榨压,颤抖的像个筛子。
他的头低着,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
“哼。到头来还是没有伤到我一根头发。”妖琴师风轻云淡的抱琴起身,拍了拍自己纯白的衣服将灰尘拂下。不希望任何任何东西弄脏自己。
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大天狗那边的动向,被突如其来的风袭穿透了胸膛。
“妖琴师大人!”
“妖琴师!”
“噗……”妖琴师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镇定自若的掏出白色的帕子擦了擦,鲜红的血在一片雪白上格外显眼。
他转头,看见大天狗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因为满脸是血的缘故看起来格外狰狞。
是因为侮辱了他的自尊的缘故吗。
想起最后挑断他腿筋令他跪在地上的一幕,妖琴师静静的对上大天狗露着凶光的眼睛,不知怎么竟然有些开心。抚了抚琴,将它背到身后。也不管自己的伤口还没愈合,轻轻抱起大天狗,没有理会身后的一众式神,打开结界,走了出去。
大天狗剧烈的喘着气,虚弱的伏在妖琴师身前。现在他是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连动动手指都觉得累。
他恨死了妖琴师,那个令他跪下,狠狠碾压他的尊严的家伙。
总有一天、总要一天。
大天狗眼前一黑,感觉有什么在自己头上动作着。
好舒服。
妖琴师没管天狗怎么想的,只是安抚似的顺了顺大天狗的头发。
他来到了莹草房里。
“妖琴师大人您说您这又是何苦呢?”莹草给已经晕过去的大天狗包扎着伤口,“给人训练又不讨好。”
“晴明大人说,他是天空最强大的妖怪。”妖琴师轻抚着大天狗的脑袋,语气平淡。
“哎,怪不得您。”莹草回想起自己当时被妖琴师训练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寒战,“不过您还是要当心自己的身体啊。”怎么能为了别人而受伤呢?最后一句话她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知道妖琴师最后的受伤是为了让大天狗挽回一点自尊。但是这话如果说出来了,妖琴师恐怕再也不会上她这里来包扎了。
“我一直都很关心我的身体。”妖琴师看莹草已经给大天狗包扎好了,便将大天狗放到一边,让他安稳的躺着。自己则除去上衣,让莹草看眼效果。
妖琴师大人真是瘦啊,莹草趁着看伤口的份心疼的扫视了一眼妖琴师的上身。
很是细嫩的身体,一看就不是那种上战场厮杀的式神,胸腔几根肋骨很明显,小腹平坦,更能看见隐隐约约的人鱼线。
“您的伤不算严重,但毕竟是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挥出的风袭,还是要尽快治疗才好。”莹草用棉球蘸了碘酒稍微给伤口消了消毒,又念着口诀给他将伤口快速愈合,毕竟以妖琴师的性子,想要她悉心包扎伤口是不可能的了。
因为莹草知道,妖琴师其实在这方面很爱脸红。
“好了,我直接给您使用治愈术,虽然伤口迅速愈合了,但是您还要注意它的副作用。”
“嗯,多谢了。”妖琴师将衣服穿好,小心的抱起大天狗。打开门走了。
莹草在后面抱着自己的芦荟球担心的看着妖琴师,这次妖琴师显然是比之前更加上心了,竟然会受伤,要知道他的速度可是寮内第一……
不知道是好是坏了。
莹草狠狠的蹭了蹭自己的大芦荟球,打了个哈欠开始了每天的日常。

【大天狗x妖琴师】随便说说看

QAQ果然阴阳师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对了,但是好像很冷的样子,粮也不多……
但是!这是无法阻止我对于他俩的喜欢的!
来来来,我来说说为什么喜欢他们。
首先!妖琴师是除了雪女、三尾狐、九命猫之后我的第一个式神,连草爸爸都是在他之后我从寮里求出来的。我把第一次免费觉醒的机会给了妖琴师,而他也十分努力,在我给他配了一套魅妖四件之后,简直各种混乱敌人,当然,这也是我的速度钟灵和效果命中破势的功劳。唯一抱歉的就是没有五星御魂给他,因为我在御魂上实在是太非了。
妖琴师很高傲,说他傲娇也好、高岭之花也好,总之他是有他的骄傲的,这点我看在眼里,欣赏,于是喜欢。
来来再说说大天狗。
他是我第一个SSR,比咸鱼主都靠前,几乎是出了妖琴师没过几天就来的,我使劲给他打觉醒、升星,终于了却心愿。现在他已经六星满了,给配的是破势二件和针女四件,攻击没得说超强,暴击也接近满了,和妖琴师一样,就是没有五、六星的金闪闪给他。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五六星针女破势基本都是加防御和生命的、、【泪】。大天狗是我的主力式神,每次看他振翅于空中,挥动团扇操控暴风的身影,都会觉得有他是我多大的幸运。
他是大妖怪,鸦天狗们的主上,高傲自然不必说,我看中的是那隐藏在高傲下的纯真。他会大声说出让你认可他的话【感受我操控暴风的力量!】他会像逗小孩似的说出【怎样,来玩一会吧。】
两人其实很相似,都是希望与他人接触却无法屏去骨子里骄傲。他们两个都不是太阳,而是温柔的天空,高高在上,却不会觉得有多刺目。
两个人身边都没有能多亲近的人,所以如果他们两个一起也挺好的,一样的性格,有都是温柔的人QAQ,果然好配啊!

也不知道我说这么多有没有人看,总之就让我来舒个情吧!他们实在是太可爱了!
看到这里的人谢谢啦!【比心!】

最近的摸鱼QAQ全是上、下课抓紧时间撸的所以完全没有铅笔打稿QAQ所以手什么的完全崩了、、

【大概是一些妖怪、各种脑洞,但是超喜欢他们】

【最近喜欢上了彩圆珠笔,有一根超粗好多种颜色的圆珠笔,(对就是第一张右边那根)然后觉得颜色好看就画了。这些全都是用圆珠笔画的哦!其实一开始我都不知道圆珠笔能画的这么好看、然后就沉迷【趴】】

魅魅魅魅魅妖狗真好看死了QAQ我家狗子最帅!

【P1正图P2魅妖脑洞P3线稿】

【话说最近想要培养一位魅妖天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一定是风靡全场,无数英雄折腰。然后我一位天狗主攻,一位天狗主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美好!!】

【话说感觉画技提升了诶!】

佐佐佐佐佐助……!大概是刚灭族那会、、我记得有一个场面是佐助回到空无一人的族地,突然间就下起了大雨,小佐助满不在乎的仰着头,眼神死了一样,就那样任凭雨水打在他身上。简直心疼死了呜呜呜!那时候简直就想,比起这样憋着还不如痛哭一场、、

【P1P2背景不一样,P3线稿】

【我画的不好看呜呜呜呜呜呜呜表现不出那种感觉……超难受QAQ】

把宇智波全家都花了一遍熟悉一下板子,然后发现……宇智波家全都是美人啊喂!为什么我都画的这么潦草了还能看出来他们真的是美人啊呜呜呜呜呜呜呜果然宇智波超级棒!

【一下午肝了12个人头我也是够,感觉画的最好的是泉奈奈(???)】

话说其实宇智波还有个tv原创的妹子,紫头发,贴吧上说是伊邪那美的创始人。她叫什么来着……???不知道名字就没画、、

【总之先做个记录】